霍芬海姆拜仁直播
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進行時

三明足球界留洋第一人!梅列第一實驗學校體育教師劉凱到法國學習回來,他教學員帶著思想去踢球

中國學習隊員(后排右一為劉凱)與法國老師合影


“前幾天剛給市中小學生足球比賽吹哨,所以很忙。”梅列第一實驗學校教學樓前,一個皮膚黝黑、高個兒的漢子等候在那里。他叫劉凱,學校的體育教師,學校足球隊負責人。去年11月,他入闈2018年全國校園足球教師教練員留學項目,赴法國接受了3個月的專業進修,成為三明足球界留洋第一人。


三明足球老師赴法國充電

劉凱,建寧人,從小就喜歡踢足球,當時在小縣城喜歡打籃球的青少年居多,而劉凱與十來個小伙伴始終癡迷足球,堅持踢了下來。后來他考上莆田學院體育系足球專業。幸運的是當時福建師大分配了一名足球專業研究生到莆田學院,學校得以開啟足球專修班。在校期間,他參加校內聯賽、地方業余聯賽,球技得到提升,2010年作為校隊參加省大學生運動會,在體育專業組比賽獲得第三名。

2011年大學畢業,小劉來到梅列區任教,先后在三明八中、梅列實驗小學當體育老師。2015年,梅列第一實驗學校成立,劉凱來到這所新學校,校領導重視校園足球,他的專長在這里得到發揮。目前,他是學校唯一足球科班出身的體育老師。

2018年,小劉喜得“錦鯉”——從2016年起,教育部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領導工作小組辦公室、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和中國大(中)學生體育協會實施校園足球教師教練員留學項目,從全國選拔學員,去年三明得到一個名額,劉凱由市教育局選送,到珠海參加選拔,幸運入選。

2018年10月底,“全國校園足球教師教練員留學培訓”學員分赴英、法兩國留學,此次到法國的共220人,到英國的100多人。


法式教學重在理解實踐

就這樣,劉凱從北京登機赴法求學。

“在北京看到的都是高樓大廈,而到法國,到處是足球場。”初來乍到,法國的濃厚足球氛圍就給了劉凱深刻印象。

劉凱所在的班是到法國西南部的第四大城市圖盧茲,圖盧茲俱樂部是法甲傳統強隊。作為中、法兩國大學生體育協會聯合承辦的項目,學員安排在圖盧茲第三大學上課。他們共2個班,40人,其中2名翻譯,年齡最大的50多歲,大多數是三四十歲的體育老師。

給中國學員授課的足球專業老師有大學老師,也有俱樂部教練,老師大多年齡在40歲左右。學習結束時,中國學員還與老師們舉行了一場告別賽,“老師們的技術相當出色,基礎十分扎實。”劉凱說,特別是斯蒂芬教練,這名高中足球老師技術很好,曾帶領圖盧茲高中訓練隊得過冠軍。他很幽默,訓練時愛開玩笑,與學生相處融洽,課講得通俗易懂。

法式教學讓劉凱耳目一新:中國的老師上課講得多,讓學生想得很少。法國老師則不同,不是事無巨細地講,而是比較泛,靠學生自己理解,注重實踐;上課時,先小組討論,然后派代表把小組的想法、個人的理解寫出來、講出來;半天的理論課,半天實踐課,下午就在球場上把想法演練出來。


切身感受法式體系的強大根基

在法國學習,每天行程安排得滿滿的。早上7點出發,到晚上6點才能回來,中午除了1個小時吃飯時間,都沒有休息。每周一到周五,上午、下午各2節課,周三下午安排去參觀俱樂部,觀看中小學球隊、女足比賽,周六、周日觀看法甲圖盧茲俱樂部參加的比賽。“比賽特別多,不同級別都有,有法甲、法乙、法丙,還有全國地區聯賽,比賽很正規,球員都是在足協注冊的,所有球隊聯賽記錄都要上交法國足協備案。”劉凱說。

2018年法國隊奪得世界杯冠軍。法國足球為何能站在世界之巔?“法國足球從小到大,體系非常完整,形成了很好的金字塔體系,人才基數大,好苗子就出來了。”劉凱認為,這是法國足球成功的主要原因。

法國足球很普及,學校對運動項目很重視,除了正常的體育課,要求每名學生每學期選一個項目,并且必須通過。基層教練很多,不少俱樂部中踢不上職業聯賽的球員,通過教練課程,考了資格證,就能成為中小學足球教練。

劉凱看了法國職業隊的比賽:打法統一,速度、節奏快,腳下技術嫻熟,即便不是強隊,也一樣,各個級別球隊形成體系,從青少年開始一直到成年隊包括俱樂部,秉承了一套體系、打法、包括思想體系。

“法國老師用的教材,都依據足協的體系大綱,那書是不易看到的,一本版權就是2萬歐元。”劉凱介紹說。

法國中小學校園足球,與職業俱樂部不同,主要抓興趣培養。每學期12節課,此外周三、周六下午可以不上課,去上業余俱樂部的興趣班。當地業余俱樂部特別多,可用場地多、教練多,場上都是青少年在踢球。俱樂部學費不高,一年才600歐元。俱樂部主要靠政府撥款和招收興趣班的費用維持。

法國足球對好苗子從小培養,對本土小球員非常重視保護:14歲以下的注冊球員不能去其他地方踢比賽,十五十六歲才可以接受外面俱樂部的試訓。這一做法,讓法國足球苗子不致流失,人才輩出。

“英國足球曾經滑坡,十年前引進法國克萊楓丹青訓體系,現在的英國國家隊出色球員都由此受益。”劉凱說。

留法期間,中國學員還抽空到其他西歐國家,了解不同國家的足球風格。2018年12月2日,劉凱與伙伴去西班牙,看了西甲巴薩主場與比利亞雷亞爾的比賽(比分2:0)。巴薩的足球氛圍非常火爆,開賽前3個半小時,熱情的球迷,專程來觀戰的外國游客,就把諾坎普球場圍得水泄不通。“就像過節一樣。”“巴薩以傳控為主,打法有靈性,從后場到前場,整體感強。”他們原本還想看皇馬比賽,可惜沒買到票。


教學生“帶著思想去踢球”

2019年1月31日,劉凱帶著留學的收獲回國。

回到學校,他將法式教學用到課堂,用到校隊訓練中,給孩子們帶來了全新的感覺,“特別是剛回來的頭兩個月,學生們都以為來了一位新老師。”原來校隊訓練時,邊路進攻,該怎么做,如何跑位,他都得講得很清楚,現在讓學生練,自己則做好記錄,而后問他們問題在哪?怎么改正?怎么做?以前學生不敢回答。現在,在劉凱引導下,學生們開始思考怎么做,怎么通過自己把其他人帶動起來。“帶著思想去踢球,孩子們一天天在進步。”

作為國家級校園足球示范校,梅列第一實驗學校2015年一成立就組建了足球隊,并擬定了5年計劃,現在學校每周有一節足球課,中小學各有2個男女隊,小學一周訓練4趟,中學至少2趟。在劉凱與同事們的用心培養下,涌現出一批好苗子,本校八年級的林永燁,現在到中國秦皇島足球學校求學的張嘉輝等。


“三明校園足球要多打比賽”

從足球強國學習回來,劉凱越發看到了差距。與福州、廈門、漳州、霞浦、南安等地比,三明足球基礎較薄弱,基層教練少,學生踢球時間不夠,尚沒有完善的體系。

三明的體育老師中足球專業的很少,梅列第一實驗學校14名體育教師中,只有劉凱是足球專業的,整個市區近幾年足球專業畢業的老師只有幾名。

“三明各學校的足球比賽太少了。”劉凱說,一個球隊是否成功,訓練效果體現在比賽中。像福州等地有校際聯賽,福州一所中小學球隊一個學期能踢上50多場比賽。三明除了一年一度的市級比賽外,正規比賽很少。

劉凱說,隨著社會各界對校園足球的重視,三明中小學足球整體水平正在逐步提高。教練更專業,對規則、課程的教學更到位,其他對足球有興趣的老師也參與到校園足球中,地方足協也給予支持。“我們學校每個隊都有1到2名老師,梅列足協還派員來校指導。”劉凱說,學校與足協合作,學校老師、家長、社會力量合作,相信三明校園足球明天一定會更好!(圖由劉凱提供)

(作者:記者 王長達)

霍芬海姆拜仁直播 河南481规则 北京赛pk10提示 正版六肖六码中特图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500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4887王中王鉄算盘奖结果 时时龙虎斗开奖官网 贵州十一选五技巧 时时彩计划专业稳定版 三分赛车走势图 双色球第2019056期开奖结果 pk10直播现场直播 北京赛pk10历史记录 双色球开机号分析查询 新时时彩中奖号码